网络赌博花样百出难逃警方天罗地网

发布日期:2022-05-17 01:10   来源:未知   阅读:

  “做梦都不敢了”“全部家当都输光了,还向网贷公司借了钱”“害死人了,不知道这属于犯罪”“好后悔走这条路,当时就是侥幸心理”……这些痛彻心扉的话语,均来自网络赌博案件的相关嫌疑人。

  2020年以来,云南全省公安机关重拳出击,依法从严从重打击跨境和网络赌博及其关联犯罪,通过侦破一大批涉跨境和网络赌博及其相关犯罪案件,深入开展跨境和网络赌博“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推广链”打击治理工作,有力维护了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

  “这游戏太可恶了,我的全部家当都输光了,还向网贷公司借了钱,我该怎么办?”2019年5月,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辖区有大量群众用一款名为“寻甸棋牌”手机App游戏进行网络赌博,在寻甸辖区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寻甸警方经初步侦查,发现此赌博团伙以多种网络棋牌赌博,发展、吸引众多“会员”参赌投注,逐级按照下注量从中抽头、牟取暴利。

  “该团伙组织严密、采取‘金字塔式’运营管理模式,网站、服务器均设在昆明。”专案民警陈舜尧介绍说,经过半年多的艰苦细致调查,专案组在充分掌握了该网络赌博团伙的组织结构、主要成员等级、网络站点、犯罪嫌疑人、下线人员的基本情况和各项证据后,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决定展开收网行动,一举打掉赌博App研发运营团伙和多个下级代理商,共抓获67名犯罪嫌疑人,扣押、冻结、查封涉案财物价值2260余万元。

  “案件侦破了,真是大快人心。”云南省公安厅治安管理总队党委书记陆永昌告诉《法治日报》记者,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涉网违法犯罪有了可乘之机,不法分子顺势将赌场由线下转移到线上,手机应用市场出现了大量网络赌博App。

  “此类App把境外赌场的现场赌博和普通棋牌游戏变身网络赌场,群众易上手,上瘾快,且网络赌博平台通过发展各级代理、吸引会员参赌牟取巨额利益,给社会、家庭造成极大危害。”陆永昌说。

  据了解,针对网络赌博犯罪国际化和普遍参与化突出、网络赌博犯罪集团专业化程度高、传统与新型的赌博网站共存和“赌诈合一”犯罪模式等特点,云南警方把打击治理跨境和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放在筑牢祖国西南安全屏障的突出位置统筹谋划,把打击治理成效作为检验云南边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指标,综合施策、全力攻坚,仅2020年以来就成功侦破数十起影响面广、社会危害性大的网络赌博重特大案件,有力打击了跨境网络赌博犯罪的嚣张气焰。

  早年,境外赌场曾利用猜“字花”的形式在云南边境多市县发展代理,组织赌客出境参赌或通过电话下注参赌,一度成为当时最风靡的“游戏”。经过公安机关持续打击治理,从2010年开始境外赌场利用“字花”赌博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但近年来,随着手机上网和通过第三方支付结算资金的普及,“字花”赌博再度盛行。

  2021年3月11日,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在办案中掌握一条境外赌场在境内发展多个赌博代理、利用社交群大肆组织“字花”网络赌博的重要犯罪线索。该县老麦乡李某等人加入了其中一个涉案社交群,并通过群主代理、线上投注、交易实施赌博,涉及赌博资金较大。

  施甸警方根据线索抓获李某等人时发现,李某只是利用网络参赌的最底层会员,整个案件涉案层级复杂、资金数额巨大难以估计。此案成为打开“开设赌场”大案的一把“钥匙”。

  警方顺着李某的线索调查发现,远在临沧市的杨某是李某的上线群主,而仅在杨某手中建立的下级代理群就有11个,李某案仅是其中之一。

  据杨某交代,从2020年6月开始,其通过网络建群以“字花”赌博的方式接受投注,按照投注额的10%至15%提成,获利20多万元。为了方便管理,杨某还委托远在福建的一个速算团队为其提供代理账目、资金结算。

  警方调查发现,这个速算团队使用的统计软件系其中一名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自主研发,能够自动提取不同社交群内容,自动对社交群内数据进行统计。该团伙联系上境外赌场后,实时提供每种“押注动物”的赌资总额、赔付、亏盈大盘图和结算图。经警方排查,涉赌人员涉及云南省12州市人员。

  随着侦查办案的深入,两条网络赌博链条涉案主犯全部落网,3名犯罪嫌疑人迫于压力先后投案自首。警方在两个速算团队获取的电子证据装了满满1T硬盘,侦查讯问和大量证据核实考验着警方的办案能力。

  据调查,两个速算团队日均赌资流动数额在300万元左右,两名团队负责人的银行卡等赌资交易数据达60多万条。

  专案组民警每天从早到晚对每一条转账信息进行梳理,并到看守所逐条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反复讯问核对。一份讯问笔录做了4个多小时,被讯问最多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做了9份笔录。

  “每天都在和转账数据打交道,必须确认每一笔赌博转账数额,这样才能为诉讼服务,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容不得半点马虎。”主办民警段警官介绍,目前警方已逮捕移送起诉13人,取保候审4人,人民法院已经宣判2人,涉案卷宗达65卷1.3万页。

  施甸县公安局副局长陈加庆说,境外赌场通过网络向境内渗透,大量发展网络代理吸引公众参与网络赌博,仅2020年以来施甸县公安局破获跨境赌博刑事案件就有3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4人,扣押、冻结涉案资金1458万余元,冻结涉赌可疑银行账号324个。

  “现在大量App软件、社交平台、网络主页刊载境外赌博网站宣传视频,为开设赌场宣传推广。法律规定,为赌博网站投放广告累计100条以上的,就属于开设赌场罪的共同犯罪。”陆永昌说,云南警方2021年以来在严打跨境网络赌博犯罪的同时,还重点开展了全面净化网络环境源头治理行动,挤压每一条涉赌广告的生存空间。

  据统计,去年以来,云南省网信办取消许可网站备案8家,约谈网站负责人13人次,下架违法违规App335款。陆永昌表示,为教育引导公众拒赌反赌,努力营造“不准赌、不敢赌、不想赌”的氛围,云南警方先后组织开展了“全国禁赌宣传周云南会场启动仪式”“法治走边关”“法治宣传固边防”等主题活动,印制禁赌标语5.9万余条、宣传海报4.1万余张,播放短视频6.2万余次,张贴宣传举报平台二维码5.7万余份,大力曝光网络涉赌案例及危害性等,以案释法,取得了良好的禁赌宣传效果。